首頁  丨  本院概況  丨  檢察要聞  丨  檢務公開  丨  法律文書公開  丨  隊伍建設  丨  檢察文化  丨  檢察風采  |  案件信息公開
當前位置:首頁>>檢察文化
上網“扣點費”該不該收?
時間:2015-04-22  作者:王瑞明  新聞來源:盂縣人民檢察院偵查監督科  【字號: | |
  【基本案情】

  2010年7月,由陽泉市公安局網監支隊指定,原告盂縣28家網吧安裝了被告陽泉某科技有限公司經銷的“任某某”上網實名制軟件。安裝時,被告向28家網吧分別收取了每戶2850元的費用。當時原被告雙方沒有對后期是否收、付款行為進行過任何形式的口頭和書面約定。2011年4月,科技公司以“任某某”名義發布通知,對該軟件進行升級。之后從2011年5月4日起,被告單方面書面通知28家網吧,對前期所安裝的“任某某”軟件再次收費,標準為每上機一次,收費0.16元(即所謂的“扣點費”)。同時被告利用技術手段控制了原告的網吧系統,如不繳費,原告的網吧將無法正常營業。至起訴時,被告已經強制收取了28家網吧一定數額的扣點費用,且仍控制著原告網吧系統不能正常營業。

  起訴裁判情況

  2011年6月16日,28家網吧業主在與被告多次協商未果之下,將該科技公司訴至陽泉市城區法院,請求判令被告返還收取原告上網扣點費,判令被告立即停止單方面收費行為和停止使用軟件控制原告網吧正常營業的行為,并向原告賠禮道歉。由于28家網吧同時對同一被告提起相同訴訟,城區法院對28起訴訟案件合并審理。2012年3月1日,城區法院一審裁定認為:本案雙方當事人之間的爭議,涉及行政管理部門對網絡經營業主的行業管理,不屬于人民法院審理民事案件的范圍,應由相關行政部門處理。裁定駁回原告28家網吧的起訴。原告不服,上訴至陽泉市中級人民法院。陽泉中院于2012年7月2日作出終審裁定,認為原審法院裁定并無不當,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申訴抗訴情況

  盂縣28家網吧不服陽泉市中級人民法院2012年7月2日作出的(2012)陽民終字第262號民事裁定,申訴至陽泉市人民檢察院,申請檢察機關對本案進行抗訴。陽泉市人民檢察院指定我院對該案立案審查。通過調閱原審案卷卷宗,詢問當事人及相關證人,調取相關證據等工作后,我院認為一、二審法院的裁定在事實認定及法律適用上存在錯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七條之規定,于2012年12月10日建議陽泉市人民檢察院提請山西省人民檢察院向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以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陽泉市人民檢察院于2013年1月10日向省人民檢察院院提請抗訴。省人民檢察院接受該提請意見,于2013年3月5日向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書。

  檢察機關抗訴理由

  本案當事雙方為適格的原被告,有具體的訴求、事實和理由,屬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案件范圍和受訴人民法院管轄,人民法院應當受案審理。城區法院以該糾紛涉及行政管理部門對網絡經營業主的行業管理,應由相關行政部門處理為由駁回原告起訴的裁定無事實和法律依據。

  案件最終處理結果

  經省檢察院抗訴后,省高院于2013年3月29日裁定該案由省高院提審,并中止原裁定的執行。省高院于2013年8月5日再審開庭審理后采納省檢察院意見,認為該案屬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圍,認定原審裁定錯誤,裁定撤銷陽泉市中院的(2012)陽民終字第262號民事裁定,并指令城區法院對該案實體部分重新審理。2014年2月,城區法院對該案重新開庭審理,當事雙方以網吧撤回起訴,某科技公司不得向網吧收取扣點費,不得利用技術手段控制網吧正常經營,各網吧每年向某科技公司繳納2000元的服務費最終調解結案。

  【本案法律關系認定】

  山西省高院再審認為,陽泉市公安局只是要求網吧安裝公司開發的“NXXXX網絡安全審計系統V2.1”軟件,并未涉及收費問題,且雙方當事人(28家網吧與某科技公司)一致認為收費問題與公安局沒有關系。某科技公司按照陽泉市公安局的要求提供了案涉軟件的安裝等服務,盂縣28家網吧也根據政府的要求接受了這種服務,雙方形成了事實上的網絡服務合同的法律關系,但是雙方未就服務合同法律關系的內容明確約定,在該合同履行過程中形成了糾紛,屬于雙方締約不明,服務合同不夠完善引起的糾紛。盂縣28家網吧起訴請求判令某科技公司停止侵權,退還已收取的費用,并向其賠禮道歉,屬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訴訟的范圍,不屬于行政訴訟法律關系。所以,本案的法律關系為網絡服務合同關系,基于該網絡服務合同雙方產生訴爭。

  本案實體部分評析

  本案實體部分訴爭的焦點是某科技公司收取網吧扣點費有無法律和事實依據。對此,從以下幾個方面加以評析。

  其一、關于網絡服務合同內容約定不明的解決辦法。

  山西省高院再審后裁定,認為某科技公司與網吧之間形成了事實上的網絡服務合同法律關系,但雙方未就服務合同法律關系的內容明確約定,在該合同履行過程中產生糾紛,屬于雙方締約不明,服務合同不夠完善引起的糾紛。

  按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條規定:合同生效后,當事人就質量、價款或者報酬、履行地點等內容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可以協議補充;不能達成補充協議的,按照合同有關條款或者交易習慣確定。基于本案的事實,雙方不能夠達成補充協議,應當按照交易習慣來確定。通常的交易習慣應該是什么樣子呢?先來看一下某科技公司和“任某某”公司的關系問題。深圳公司主要從事網絡內容與行為審計和監管產品的研發、生產、銷售,并提供安全集成和安全審計相關服務。某科技公司是公司在陽泉地區的授權經銷商。二者之間是軟件開發商和經銷商的關系。軟件作為一種商品,某科技公司銷售出去以后,能否再次強行收取軟件使用費呢?打個比方,一個客戶購買一款殺毒軟件,他只能是一次性付費,銷售商只能是一次性收費(即買賣軟件的價格)。如果按照某科技公司的邏輯,客戶安裝該殺毒軟件,既要繳納軟件購買費用,然后客戶每殺一次毒,然后再付一次費(即類似本案0.16元扣點費)。這種交易習慣顯然不符合市場規律。軟件是一種商品,也應當符合商品銷售的一般規律。本案中這款實名制軟件是由深圳公司開發,授權某科技公司在陽泉地區經銷,網吧當初交付的2850元費用應當包括軟件購買費用以及讀卡器的費用。如果允許某科技公司無止境向軟件使用者(網吧)收取“扣點費”的話,那開發一款如本案28家網吧安裝的深圳“任某某”NXXXX軟件,網吧使用者每臺計算機上一次網交一次“扣點費”,只靠賣一款軟件,收費收幾十年,不幾年一個小小銷售公司都會比某公司這樣的軟件開發公司都有錢了。換句話說,軟件的銷售必然是一次性的,屬于買賣合同的一種,交付即占有并使用的。作為軟件使用者的義務,就是在知識產權的要求范圍內對軟件的合理使用,譬如不得修改、出售、傳播等。某科技公司向網吧所提供的無非就是終端刷卡器和該款軟件。基于某科技公司的后續服務,比如對刷卡器維修,軟件使用需要的維護,雙方可以協商收取適當的維護費(或服務費)。

  其二、對于這種收費行為的認定,按照《合同法》第52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五)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被告違反公司法、公司登記管理條例及物價部門關于收費許可等法律和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超營業范圍經營,單方收取網吧扣點費的行為,屬于自始無效的合同行為,人民法院應當判決行為無效,恢復原狀,退還已收取的扣點費。

  綜上所述,某科技公司收取“扣點費”的行為,既沒有物價部門批準,也沒有公司授權,更無雙方約定,同時與交易習慣強烈背道而馳;該公司利用技術手段控制網吧經營的行為,已侵犯了網吧的合法經營權。網吧訴請法院判令被告返還已收取的扣點費,停止侵害并賠禮道歉理應得到法律的支持。

檢察要聞
權利義務公開
辦事指南
案件流程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互動平臺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
微信二維碼 客戶端二維碼
山西省盂縣人民檢察院
地址:山西省陽泉市盂縣金龍西街 電話
技術支持:正義網
天津快乐10分玩法